媚眼如丝。

有什么事情是一个凯西搞不定的,如果有,再加一个印第安小凯蒂就能完事。
大号,不发除文章外其他,只有aph相关。
车和随笔只打cp向tag
我梦见你睁开的眼眸里藏着璀璨星空。
渡夏霜。异色新大陆,极东,雪兔。

他的唇干涩而苍白,那双眼睛却还如此明亮,什么都没有打倒他。皮肤白皙但是健康,相比于正常男人的肤色有点女孩子气,宅男的特殊肤色。
他爱笑,眯起眼时万千星辰都藏了进去,是岭南男孩的模样。情人眼里出西施,一眉一眼,即便是个男人了也怎看怎顺眼。
像是寒冬里的一汪清泉,热腾腾的冒着温暖与生机。小剑客永远身着着一身素衣,携着一柄长剑,永远都是如此清澈,似蓝桥驿那日的一场春雪,白的,纯的让人心生情,千言万语忽的用“蓝桥春雪”盖以心中所念。

“真当绝色。”

那日蓝桥之上,春雪融融,遇这天命之人。
“只想撑伞与你伫蓝桥再赏春雪。”

“一遍一遍。”
她看见梦中的枝丫从那个小小的花盆中开始长开,分叉和延展,从缝隙中胀出花苞,开出花朵。再凋谢,艳丽的颜色粘稠一片,再迎来果实,像是个气球,一点点吹大,随着枝丫的蔓延长满整个梦境,灰蓝的天空如此被掩盖,被分割成单薄的色块。
空气中都是花朵分泌的甜蜜气味,像是糖浆灌入口腔,粘稠的遍布食道,一点点流动,从气管进入。还有果实的汁液,透明的液体,像是新买的润唇膏的味道。

“第一百二十四条留言是我爱你。”

现在写文的目的是:让他们两个磨磨唧唧完后在一起。
感觉就是和某某某的事情让我意识到,相爱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,我可能已经不太相信谁追谁了,因为我没成功过。
就是想写两个人相爱,在怎么样的情况下,即使想放弃了,却也难抵那份爱意深厚,彻夜难眠。最终他们能够寻得对方的心。真的是很感人啊。因为在合适的时间,以合适的身份,合适的方式相遇,相知,相爱,巧妙的无话可说,酿出深淳而又甜蜜的爱情。

我是混语c的。奥利弗艾伦凯西我都磨过,奥莉薇娅因为和顾云欲关系好也很熟悉。喜欢奥利弗柯克兰和艾伦琼斯两年了,或者说异色英国和异色美国。两年来我一直在揣摩他们的人物性格,我想他们四个并不会和常色一样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闪光点,而不是常色的附庸,他们的黑暗面。圈里面有人分析异色轴三的服饰选材二战,但是你不能说这就是黑暗面了吧?我真的很讨厌人家这么说。我有属于自己的史向设定,我有对他们的个人见解。
所以你们在那里bb什么历史啊,美国英国现在啊,初心啊,阳光啊,爱啊。只不过是在你们心中常色比异色重要,异色是个二设,而对于我来说就是我喜欢深爱的两个人物,我想让他们幸福。
👌老子在群里当魔法少女都要噎气了,他妈的天天出去棒打鸳鸯,我都要给自己搞个头衔叫王母娘娘,话题满天飞,我真的好想和阿冥说他们再bb我能试试屏蔽吗,这是个异色群,天天说常色还发常色的r18,还讨论其他cp。
我宽心,反正我已经爬坑了。主要是喜欢阿冥。

废话三秒。刚刚看了一个BDSM,新世界大门向我打开的错觉。

可用资料。字一年来还是如此丑,从未被超越。?

该丑还是得丑,假意自己很会画画。

【异色米英】💦

*不会起名我瞎打的。
*异色米英群的活动,群号:2012202394,希望有更多小天使过来耍👏来一个我产一次粮啊
*阅读愉快。



在艾伦琼斯第不知道多少次的与奥利弗讨论爱情,或者更像是阐述爱情时。他没有看他的脸。
“这是谬论。”
柯克兰说出了琼斯习以为常的那句话。
可惜这次却不同了,与漫漫历史长河中的哪一次都不同。
哽咽的哭腔让人窒息。他不用看就知道,那双漂亮的果蓝色眼眸涌出了他从未见过的液体,滴答滴答的,让人期待而真正到来时让人不知所措的玩意儿。琼斯选择了沉默。
“这是谬论。”
柯克兰再次重复,可事实上他已经泣不成声。

“这是谬论。”艾伦琼斯还记得第一次。他手捧起奥利弗所说的晦涩难懂的童话故事,公主与王子在一起了。他们称之为爱情。
“爱情就是像公主和王子在一起一样吗?”
奥利弗那次刚开始没有搭话,后才是意味深长的说。
“你猜呢,琼斯。”
这是他们第一次讨论爱情。
“我爱你。”
这是艾伦琼斯第一次对奥利弗说这话。
这时是美利坚诞生之时,奥利弗柯克兰又是那个奥利弗柯克兰,不再是伟大的宗主国。在临行前艾伦琼斯第一次如此说到。
“这是谬论。”
奥利弗不以为然,仅仅是那双眼眸直愣愣的盯着人,却是笑着的,像是在更加的论证此句,随即便是消失在茫茫的大西洋。
“我爱你。”那时还是战争初期,艾伦在港口遇到了前来的奥利弗——即使前来只是为了那成吨的棉花为英格兰的壮大编织华衣。
奥利弗不语,眼前的男孩现在是美利坚联盟国,却还是个外貌上刚成年的孩子罢了,甚至内心也是无二。
在船帆已经扬起时,奥利弗站在船边。从艾伦的视角看去,逆着光线的人正高高在上,柔软的金发在边缘镀上了更加明亮的色泽,隐隐约约的,能够看见男人说了什么。
“这是谬论。”

你真的知道什么是爱吗?

“我爱你。”
艾伦琼斯忙里偷闲,用着电报机给奥利弗传信。
他想着在战争时期也许不应该这样,柯克兰已经放弃了他们的光荣独立,为了利益而奔走,他却执念的将这话再次发送,一遍遍重复。
也不知道是为了爱情还是一分执念在心头。国家有爱情也许会很奇怪,甚至他这样子算不上什么爱情,但是那又如何,心中的欲望一遍遍的促使艾伦张开他的嘴,说出那句我爱你,即为本性。

“我爱你。”
他在伦敦再次见到了奥利弗,空袭已经过去三年,可是奥利弗的还是羸弱的模样,那双果蓝色的眼眸还是如此明媚,看不懂的色彩。在送行的路上——前往港口,并且横渡英吉利海峡,再开辟期待已久的第二战场的路上,艾伦再次说出了这三个字,并且隐没在吵杂的人群中,像是一同前往工作的男人们的闲聊。
“是吗,可惜爱情就是谬论。”
奥利弗回以调笑,他没办法再次用这还是个孩子的理由,身旁的男人已经强大到他无法比较,在几十年前,美利坚还将不列颠榨干呢!

“我爱你。”
艾伦琼斯将话写在纸上,大大的纸上只有这三个字。
这不是矫情,而是千言万语难以描述,混混沌沌的浅眠着,最终只是嘶哑的说出三个字,想要有更进一步的阐述,却是已经尽力。
艾伦琼斯天生就不合适这种事情。
将纸板板整整的叠好,再投进信箱,漂洋过海。
facebook上的留言,像是突然想起就会加一句我爱你,态度简直不像是追求,就像是例行公事,阐述爱情中。
一次又一次没有得到回应,知道的从来没人觉得这是一场追求,除了艾伦和奥利弗。

奥利弗就这么哭了,艾伦只是再次重复了一遍我爱你,传来的是糟糕的句子和声音,语调上扬。
“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永恒的朋友,也没有永恒的敌人。”
他的哭腔让人险些听不清在说什么,不是说谬论,没有再次重复爱情便是谬论。
“这里,你和我之间,没有永恒的幸福。”
此时说这种东西,仿佛是毕业聚会的开玩笑,闭着眼睛胡说八道。
那么两人之间所谓幸福是什么,艾伦仔细想着,印第安森林的漫步,奥利弗给的生日蛋糕,在点亮灯火的城市中一同参加感恩节,诺曼底登陆时男人虽然脆弱,但是一路相送的陪伴,和发动机启动后那个意味深长的对视。他是叛逆的无神论者,他爱上了一个信神的清教徒,名为奥利弗柯克兰,他的宗主国,他像是一条狗,永远都是那个新英格兰殖民地。
只能用爱情相伴,只想用爱情相伴,两百年来一次次我爱你,老早就在人的心中扒开一角,强行灌进爱情的甜美和辛酸,留下一颗心不断的沸腾发酵。
艾伦握到了他的手,一只打着颤的手。时间一直没有为哪个人停下来过,他们却永不衰老,等不到死亡的日子,想碌碌无为的度过一辈子却没有机会,只有蒙上更多的不信任和孤独,一句我爱你有多少人说过,又有多少能够永久的,一直下去。他们像是不会腐烂的尸体,会永久的活着,情感却一点点腐烂。

“我爱你。”
艾伦琼斯对奥利弗柯克兰如此瘠薄的重复着,不是美利坚,也不是英格兰。

我想陪伴你。
艾伦琼斯吻上了他的宗主国,无关任何,过去与现在。
我爱你。

一个奥莉薇娅。事实,瞎画一时爽。

樱花落了一地,散成绯色时,正是两人相遇的时日。
那时本田樱正坐在树下,繁密的花荫庇着,昏昏沉沉的掉进粉色的梦境,落花轻轻的在黑发上也浑然不知。当王春燕发现她时就是这样的情景,俏丽的女孩有着一头乌黑的发,白净的脸庞,让她忍不住凑近了看这个日本人。
睁开眼便是第一眼了,被深深地吸引。